山东快3全天计划-沙河新闻
点击关闭

2019收入-爱奇艺投入在内容上的成本有222亿元

  • 时间:

伊春尾矿砂泄漏

從目前公開的資料來看,愛奇藝開始涉足動漫、遊戲、音樂、影視、在線書籍等;從內容工具載體形式來看,分為直播(奇秀直播)、短視頻(晃唄)、長視頻、內容社區、VR等;從進入行業來看,涉足直播、短視頻、在線教育、網劇遊戲、電商、自媒體等多領域。

2019年第四季度,「Disney+」(「Disney+」、HULU及ESPN+)實現收入39.9億美元,同比大幅增長334.3%。自11月12日上線至12月28日,訂閱用戶已經超2630萬,超出預期水平。截止2020年2月3日,總訂閱用戶達2860萬。

對此,截至2020年3月12日,GPLP犀牛財經並沒有收到愛奇藝相關回復。

如果說走「中國版的奈飛」模式不行的話,那麼愛奇藝將如何繼續走下去呢?

2020年1月22日,奈飛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該公司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,奈飛2019年第四季度營收為54.67億美元,較上年同期的41.87億美元增長31%,超出分析師預期;凈利潤為5.87億美元,比上年同期的1.34億美元增長338%,每股收益為1.30美元,遠高於上年同期的0.30美元,超市場預期。

我們且拭目以待。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GPLP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按照龔宇龔宇的規劃,愛奇藝做內容產業,核心圍繞着IP進行,將愛奇藝讀書領域的優質作者的作品拍成影視劇,影視劇火了以後,再根據該影視劇內容做成遊戲、動漫還有周邊產品,形成一個流程全體系的開發應用,從而形成完整的內容生態。

2020年2月28日,愛奇藝發佈截至2019年12月31日為止的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及2019年全年未經審計的財報顯示,愛奇藝第四季度總營收為人民幣75億元(約合11億美元),同比增長7%;凈虧損為人民幣25億元(約合3.582億美元),2019年全年虧損達到103億元,超過2018年的91億元,虧損進一步擴大。

然而,愛奇藝的這個規劃能否成功嗎?

2006年,迪士尼通過收購了皮克斯公司,獲得了《玩具總動員》在內的諸多動畫IP;

2012年,迪士尼又以約4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盧卡斯影業,從而拿下了「星球大戰」系列版權。

而成立於2010年的愛奇藝也一直依靠融資而活,十年未見盈利。

2015年11月,龔宇第一次提出蘋果樹的商業模型,這個模型與迪士尼的商業模型如出一轍,即內容IP可以衍生到電影、動漫、遊戲等多個文娛領域,簡稱「Disney+」模式。

由此可見,愛奇藝是一個典型的以投資機構為主要股東的公司,一路依靠投資人的融資發展而來,儘管擁有不菲的用戶及流量,然而,流量並不等於收益。

從愛奇藝的這個蘋果樹模型當中我們可以看出,愛奇藝所有業務的核心以及是圍繞內容生態而展開,然而,在內容生態方面,那麼愛奇藝如果不能展現其實現內容上的優勢,顯然其以內容生態為核心展開的渠道及產品也將面臨挫折。

三問龔宇:轉型「蘋果園」 愛奇藝能否成功?

然而,對比愛奇藝來看,無論其IP還是其線上線下的分發渠道,包括資金方面都與其不能相比。

那麼愛奇藝何時能夠盈利呢?

「Disney+」能夠迅速崛起,這與其依託迪斯尼集團,擁有「IP+全球線上線下分發渠道+資金(自製內容需要巨資投入)」三大核心競爭力密不可分。

二問龔宇:營收疲軟   愛奇藝200億內容產出比差誰之過?

對此,華爾街分析師普遍認為,2017年愛奇藝營收將達到171億元,且虧損將不斷收窄,最終在2019年將實現盈虧平衡。

然而,兩年之後,愛奇藝用事實證明,愛奇藝並沒有成為「中國版奈飛」,同時愛奇藝也讓華爾街分析師普遍失望,並未在2019年實現盈虧平衡。

2018年3月29日,愛奇藝登陸納斯達克,通過上市融資22.5億美元;

2012年11月2日,百度與美國私募資本公司Providence達成協議,將收購Providence所持有愛奇藝公司(iQiyi)的股份,屆時百度將成為愛奇藝公司的控股方。

2013年,百度收購PPS視頻業務,並與愛奇藝進行合併,形成新的「愛奇藝」公司,百度成為愛奇藝單一大股東;

2019年5月9日,在愛奇藝世界大會上,龔宇提出了一套包含了IP開發全鏈條的「蘋果園」商業模型,即構建一條可循環的生態IP鏈路,讓源頭IP小說、漫畫等上游業務孵化出中游的視頻內容,再通過下游產業的遊戲等業務實現IP變現的最大化。

一問龔宇:愛奇藝是否是依靠融資而活?

最終,讓華爾街分析師失望的愛奇藝在二級市場也遭到了投資機構的減持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公開資料顯示,共有99家投資機構選擇減持愛奇藝。

從愛奇藝的財報當中可以看出,愛奇藝的一系列布局都包含在其他收入當中。

2019年,依靠融資而活的Wework在上市前夕作為極品獨角獸震驚了市場。

2009年,迪士尼以 42.4 億美元收購了漫威,擁有了漫威旗下5000多個IP版權;

在此背景下,上市后的愛奇藝不得不再次融資:

2014年11月19日,愛奇藝獲得小米和順為資本18億元人民幣(3億美元)投資;

2019年愛奇藝全年虧損再創新高,然而,其市值卻達到143.66億美元,(截至2020年3月11日),屬於典型的互聯網模式,通過資本投入不斷通過免費獲取用戶模式,一直依靠融資而活,高度依賴資本,屬於典型的資本催生的。

其次,儘管愛奇藝多元化布局,然而,其仍缺乏系列線上線下傳播的渠道:

2019年,愛奇藝整個其他收入增長共計37億元,然而,可以看到,這部分的增長除了內容分發之外,還包括由多個垂直行業的增長驅動的增長,尤其是收購Skymoons之後遊戲業務帶來的強勁增長,單就愛奇藝自身的多個產品來講,目前並沒有實現多少突破。

然而,作為全球最大的流媒體服務提供商,奈飛早在2013年就已經實現盈利。2013年7月22日奈飛發佈的財報顯示,2013年第二季度,奈飛營收為10.7億美元,同比增長20%;凈利潤為2950萬美元,較去年同期增長380%。

我們看一下「Disney+」的做法:

首先,在IP上面,迪斯尼及Disney+擁有眾多知名IP:

上市當晚,之後一段時間,愛奇藝一直被當做「中國版奈飛」,在資本市場一度備受二級市場投資人追捧,股價從IPO價格18美元/股,一路攀升,最高時高達46.23美元/股。

公開資料顯示,愛奇藝(前身名為奇藝)是由龔宇於2010年4月22日創立的的視頻網站,獲美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Providence資本5000萬美元投資;

而據愛奇藝招股書披露,百度當時持有愛奇藝69.6%股權,為愛奇藝最大股東,愛奇藝創始人、CEO龔宇持股為1.8%;小米持股也披露出來,持有愛奇藝8.4%股權。

並且這個布局依舊在擴張當中——愛奇藝於2020年1月推出了新產品——「斬顏」。根據愛奇藝對產品的定位,斬顏是一個「專註潮流彩妝的獨立內容電商平台」。用戶可以發佈圖文,短視頻和直播等內容,最後可以直接在平台購買;

截至2019年6月30日,愛奇藝成為首家付費會員數超過1億的視頻網站。截至2019年底,愛奇藝的訂閱會員規模達到1.07億。 對此,愛奇藝龔宇將其歸結為「我們不僅擁有正確和穩定的戰略,還在企業文化的基礎上建立起了行業內最優秀的團隊。」 愛奇藝的成功並不能僅僅說是團隊的功勞,只能說是資本驅動而成的一個擁有一定流量的視頻網站。 並且,如今為了維護這些會員,愛奇藝依舊需要持續付出巨額資本: 2019年1月,國金證券(600109,股吧)曾在《2019年傳媒與互聯網年度策略》報告當中公開質疑,「愛奇藝可能在2019年率先出現資金危機」——據悉,國金證券以愛奇藝的現金流和融資數據為支撐。報告稱,從2015年開始,愛奇藝的現金流缺口(經營性現金流+投資性現金流)不斷擴大,2017年為負66.5億元。國金證券預計愛奇藝2018年的現金流缺口增速為50%,達到99.8億元。 也就是說,如果一旦停止融資,愛奇藝將面臨生存難題,因為,即便虧損了十年,然而,愛奇藝依舊沒能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。 當前的愛奇藝儘管依舊在模仿奈飛,然而,愛奇藝的模仿並不成功——在「用內容讓用戶收費」這個商業模式面前,與奈飛所不同的是,愛奇藝的路卻尚未走通,並且越走虧損。 公開資料顯示,目前的奈飛在全球超190個國家擁有1.58億訂閱用戶,儲備原創劇集超過250部,目前奈飛會員權益主要分為三種,對應價格分別為60、90、120元每月,而且,其90%的內容成本可以在四年之內平攤成本。 顯而易見,奈飛的盈利主要依靠會員收入,其主營業務的核心商業模式為:收入=用戶數x會員費。通過投入優質內容吸引用戶,用戶付費,收入增加,再繼續投入內容,增加用戶粘性,獲得更多用戶,獲得更多收入。 然而愛奇藝重金投入的內容並沒有產生相應的回報,在內容成本和收入一直背離卻越走越遠,並在2019年創出虧損新高。 愛奇藝歷年財報顯示,愛奇藝在內容的投入上逐步加大。據了解,只是外購版權這一項,2016-2018年,愛奇藝外購版權的成本從近50億元上升至超過150億元。 2019年這個數字持續增加當中——在愛奇藝2019年的財報中顯示,2019財年愛奇藝的內容成本為222億元人民幣,占收入成本的73%,同比增長6%。 然而,內容的巨額投入愛奇藝卻沒有收到相對應的回報。 首先從財報方面來講,愛奇藝2019年財報顯示,在2019財年,愛奇藝投入在內容上的成本有222億元,但是會員服務營收為144億元,其他收入為37億元,刨除廣告收入,愛奇藝的內容產出比較差。 其次,愛奇藝的巨額投入並沒有誕生多少爆款經典內容作品。 數據顯示,愛奇藝每年支出約200億成本採購的內容,然而其90%在一年左右就迅速淘汰: 在自製劇方面,自製爆款幾乎無幾; 在綜藝方面的爆款雖不少,《奇葩說》,《偶像有你》,《中國新說唱》等,但是卻沒有一個持續的輸血源頭。 據愛奇藝發佈的《2019網絡電影報告》,愛奇藝在年度內共有24部影片票房達到1000萬以上。但是與投入相比,投入產出比就不是那麼可觀了。 這與奈飛截然不同。 舉例來講,奈飛曾投入1億美金製作《紙牌屋》,然而,該據不僅為奈飛帶來了超過1000萬的新增付費用戶,更是獲得了金球獎和艾美獎的提名,這讓奈飛的自製內容一戰成名。 2018年,奈飛自製內容投入超過120億美元,平台的原創內容超過700部,然而其旗下作品一共入圍了112項艾美獎,首度超越艾美獎歷年大贏家HBO的108項。 更令人擔憂的是,除了內容產出比差之外,愛奇藝的營收也開始增長乏力。 從廣告收入來講,愛奇藝廣告收入驗證下滑,面臨廣告困境。 2019年,愛奇藝在線廣告服務營收為人民幣83億元(約合12億美元),同比下降11%;2019年第四季度,愛奇藝在線廣告服務營收為人民幣19億元(約合2.705億美元),同比下降15%;2019年第三季度,愛奇藝在線廣告服務營收為人民幣21億元,佔總營收的28%,且同比下滑14%。 從會員付費來看,愛奇藝的會員增長也開始疲軟。 公開資料顯示,雖然愛奇藝會員規模持續增加,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末,愛奇藝的訂閱會員規模達到1.07億,訂閱會員規模同比增長22%。 然而,其會員板塊的整體增長率卻在明顯下滑。 數據顯示,愛奇藝的用戶付費率在2017-2019年分別是12.06%、15.69%、17.88%。不難看出,愛奇藝的付費率在逐步增長,但增長勢頭已初現疲態。 可以說,愛奇藝「用內容讓用戶收費」模式可以說是並未成功,營收增長乏力,內容產出比差,愛奇藝的虧損到底誰之過呢?

「Disney+」是依託迪斯尼發展而來的一個線上流媒體平台,旗下擁有Disney+、hulu和ESPN+三個主要流媒體平台,原創內容及IP包括迪士尼原創、漫威宇宙、皮克斯動畫、星球大戰、國家地理頻道,適合家庭和兒童觀眾,6.99美元/月;hulu,早期Netflix的跟隨者,適合成年觀眾,5.99美元/月(含廣告),11.99美元/月(不含廣告);ESPN+,適合體育觀眾,4.99美元/月。

2018年12月,愛奇藝在上市后曾發行7.5億美元可轉債;

據財報顯示,愛奇藝的其他收入中包含內容發行和遊戲,文學,動漫等垂直業務線。而垂直業務線的收入便與愛奇藝產品的產品矩陣有關,然而數據顯示,這一表現並不樂觀——據愛奇藝的財報數據,2018年第四季度,愛奇藝其他收入為11億元,佔總營收的16%,而2019年第四季度這一數據則是下降至8.74億元,佔總營收的11.6%,同比下降21%。

除了「斬顏」,愛奇藝還推出了全景短視頻「晃唄」,定位於潮流音樂視頻。以及在2019財年的電話會議中,龔宇表示計劃推出對標YouTube的「隨刻」。據了解,隨刻的內容一類是PUGC內容,另一類是愛奇藝的長視頻內容,形成「長視頻+短視頻」的戰略。

愛奇藝到底有沒有盈利能力?愛奇藝對此如何評價?

因此,可以說,愛奇藝「蘋果樹」的構想可以說遭到了現實的打擊——未來幾年,愛奇藝能否成功轉型蘋果樹,並且驗證自己的成功嗎?

2019年3月20日,迪士尼收購了21世紀福克斯公司,福克斯影業,電視部門,FX有線頻道、國家地理頻道等落入迪士尼口袋。隨後更名為TFCF,收購之後,TFCF業務和Hulu合併。不僅「猩球崛起」、「異形」、「阿凡達」等IP收歸囊下,也意味着X戰警、神奇四俠等漫威角色回到了「漫威電影宇宙」,迪士尼獲得了漫威旗下的所有IP。

然而,缺乏IP的渠道能夠成功嗎?

首先,毋庸置疑的是,愛奇藝經典IP太少。

2019年3月26日,愛奇藝又通過發債的方式來補充彈藥,其宣布計劃發行10.5億美元的6年期可轉換票據,並允許初始購買者購買為期13天的額外1.5億美元本金票據,總規模規模達12億美元;

或許,作為愛奇藝創始人及CEO,龔宇也並不清楚愛奇藝何時盈利。

曾在央視訪談節目《遇見大咖》中,龔宇回應愛奇藝何時盈利的問題時稱,盈虧平衡點是動態的,不去預測。

2016年6月16日,愛奇藝完成億元及以上美元C輪融資,投資方為襄禾資本,出讓股權20%;

2017年2月,愛奇藝完成15. 3億美元可轉債認購,參与可轉債認購的除百度外,還有高瓴資本等,這筆可轉債已轉化為愛奇藝股權。

2017年初,華爾街分析師普遍認為,2017年愛奇藝營收將達到171億元,且虧損將不斷收窄,最終在2019年將實現盈虧平衡。然而2019年愛奇藝財報數據卻讓這些分析師盈虧平衡的預言落空。作者:李珠江━━━━━━

今日关键词:伊春尾矿砂泄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