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法评估当前法律和监管框架是否适用于全球性稳定币监管-沙河新闻
点击关闭

支付监管-无法评估当前法律和监管框架是否适用于全球性稳定币监管

  • 时间:

普京强调人工智能

「全球性穩定幣的整體框架可以歸類為支付系統,而發行、託管和交易環節又可以歸類為存款吸收類機構、ETF(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)和貨幣市場基金,穩定幣本身又可以歸類為電子貨幣。」在穆長春看來,目前全球性穩定幣尚處早期,設計框架沒有確定,信息也不充分,無法評估當前法律和監管框架是否適用於全球性穩定幣監管。因此,在法律、監管、風險控制等問題解決之前,不宜推出全球性穩定幣。

此外,穆長春表示,在法律、監管、風險控制等問題解決之前,不宜推出全球性穩定幣。穆長春介紹,目前全球跨境支付特別是個人匯款依然存在速度慢、收費高、路徑複雜等問題,為解決這些問題,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資產應運而生。但加密資產也面臨價格波動大、多被作為投機資產等棘手問題,因此又出現了穩定幣。穩定幣通過與一組資產進行挂鉤來穩定幣值,想藉此推動全球支付向效率更高、成本更低、更普惠的方向發展。

穆長春建議,應對可能存在的監管漏洞進行全面評估,以最高標準對穩定幣進行監管,並推出新標準。如果私人部門開發穩定幣,需遵守國際及不同國家法律法規,滿足來自監管、治理結構及風險管理的最高標準要求,明確參与者對穩定幣的權利和義務,清晰界定治理結構和投資規則,並向公眾充分披露。

穆長春認為,全球性穩定幣對公共政策和監管形成了諸多風險。比如法律確定性、治理、反洗錢、反恐融資、支付系統安全、市場穩健、個人隱私與信息保護、消費者/投資者保護、繳稅合規等挑戰。如果將穩定幣擴展到全球範圍,將放大其對於公共政策產生的挑戰和風險,也可能產生新的挑戰和風險。

對人民幣而言,穆長春強調,人民幣在未實現可兌換的情況下,必然受到全球性穩定幣的侵蝕。唯一有效的應對,就是保持和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籃子中的地位,爭取提升成為強勢貨幣,才能抵禦住全球性穩定幣的挑戰。

原標題:穆長春:當前不宜推出全球性穩定幣

「然而,跨境支付的成本問題不是技術造成的,主要是制度和監管成本的問題。所以,新技術和新支付工具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。」穆長春稱。

央行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10日在「第十屆財新峰會:開放的中國與世界」上談到央行數字貨幣時表示,私人機構運營基礎設施要納入到法律監管框架當中,同時要服務監管、為公眾服務,要求公共道德水平比較高。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從一開始就引入了雙層運營體系,就是運用了私人和公共部門共同建設數字貨幣,今後可能還會運用私人力量共同建設公共產品。

今日关键词:意大利野猪泛滥